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 > 社会 >

陈承根:将匠心酿入每一滴酒

2019-12-04 09:23:44 三都澳侨报

本报讯(苏诗瑶 余天云)初冬的蕉城,凉意四起。作为地道的老蕉城人,需在入冬前喝上一壶老酒,来抵御初冬的寒意。

酒从何来?这要问问陈承根。作为有四十多年经验的酿酒师,陈承根爱酿酒,也爱品酒,什么季节、什么氛围该搭配什么样的酒,他心中最是明白。

“冬天喝酒,要热、要烈,下口后轻轻扫刮食道,慢慢暖胃,这便是最适合的。”陈承根说,我每天醒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到酒坛子边溜一圈,听声音、看成色、尝酒味,要是酒香浓郁、口感醇厚,这酒便成了。

天色渐亮,陈承根位于东湖市场的老酒店便开始营业了。泛黄的招牌,整洁的店面,红布密封的土陶大酒坛格外亮眼,和老式货架上款式各异的商品酒相互较量,各自独占着一片江湖。

“老远就闻到酒香啦!”陈承根刚一开坛,老顾客杨傅甘提着空酒瓶子就来了。他说:“女儿马上就要做月子,给我装一壶最好米酒。”

陈承根笑着接过酒瓶从酒坛打出了一勺酒,清幽浓郁的酒香分子便迫不及待地扑到鼻尖,让人忍不住享受着一刻的酣畅淋漓。橙红的米酒缓缓倒入玻璃酒瓶中,卷起的波澜如舞姬荡起的衣袖,牵着一缕缕浓郁的芬芳。

举手间,陈承根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独自酿酒时的场景。那时的陈承根初为人父,满怀欣喜给妻子酿起了“月子酒”。米要珍珠糯米,水要优质山泉水,还要搭配老姜、艾草,用陶质大缸自然发酵。传统黄酒酿造工艺,最需要技术和耐心,酿酒时,陈承根还把嘴角扬起的“甜蜜”都酿入酒中,让这一坛“月子酒”橙红透亮、入口柔和,还带有一些甘甜。

从8岁跟着祖父与父亲学酿酒,到独立酿酒,陈承根花了十几年,而这酒,不仅承载着陈承根对新生命的期待,也是他成功出师的标记。

酒瓶满,陈承根收回思绪,笑着说:“喝了我这酒,你这孙子定能白白胖胖。”

陈承根善于用古法酿酒,可看似简单的操作,实则需多年经验来把握。仅浸粬,陈承根便花了十年时间去掌握。“粬浸时间过长,就难以发酵;时间过短,发酵就需要多等上数月。”陈承根说。

为寻求老酒的最佳口感,陈承根特意在家中腾出一间房,弄成实验室,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酒坛,抱着科学家的严谨的态度,他给每个酒坛编号排序,并在写上酿造的时间、材料比例、发酵过程及存放时间等信息,详细记录发酵数据。

为了让这间“实验室”干净整洁,除了每日打扫,让亮堂堂的酒瓶子都能映出人影外,陈承根还会在进入“实验室”前更换一套特制“实验服”。日复一日的辛苦付出,陈承根终于收获了一坛好酒。

“那就酒香我仍然记得,纯而厚重,像是尘封多年的宝剑初出剑鞘,金光夺目。”陈承根说,那时候我的酒还需要预约,一天能销上千斤,多到家里的酒坛子都摆不下了。

如今这样的酒陈承根能酿出几百坛,却找不回从前的喜悦感了,固守老店也变成了一种习惯,如这酿酒的人生,到头来也是摆托不了的一种习惯罢了。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?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