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影像 >

看千年茶马古道 演绎长歌爱别离

2020-01-03 10:43:00 三都澳侨报


一条茶马古道

一场与南宋有关的穿越


当亚热带海洋性季候风,越过麓山山脉,席卷着这条在古时极为险峻的 “南方茶马古道”白鹤岭,一道有关南宋记忆的画面再现古道间。


又是一年茶季到,茶商南郸从商号手中购得茶叶成品几十担,急于送到福州城中加工成精茶。

那一天的清晨,天高风清。南郸,照常按往年的路线,往返于浙江平阳和福州之间,贩运绿茶至福州。


古道西风,一袭长裳蹁跹,一个马队缓缓。南郸手执纸扇,沿着这条坎坷崎岖且熟悉的古老驿道前行,千斤茶货在侧,马帮铃声阵阵。

忽而,前方不远的山坳转角,传来一阵悠远的古筝琴音。


槐杉树下,一位姑娘,玉指轻扬,凝神抚琴,琴声委婉刚毅,券券而来。弦弦切切,一双眼眸,如同秋水,眼波流转,风情无限。

所谓高山流水遇知音,南郸心生向往。抚琴少女名为素蝶,原系福宁府大户人家千金,因家中变故,前往福州投靠舅父。因路途遥远,中途停歇,饮茶抚琴以慰旅途辛劳。


一段风月

一场迷离的艳遇


一番攀谈之下,南郸的风流学富,素蝶的温婉才情,让二人相见恨晚,并决定结伴而行。

素蝶的身世让南郸心生怜悯嗟叹,遂抚一曲高山流水。琴音渐响,素蝶拖着绮丽的舞裙,翩翩起舞,水袖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,迷醉了眼,也迷醉了心,百转千长。


夕阳西下,古官道沿途零星散落着数个村落。在晚霞的余晖中,小村上空的炊烟袅袅蒸腾,山中有茶园几重连,开出芬芳,溢满茶园。


古时,这里的村落大都过着自耕自给的生活。农人们与世无争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

秋风所致,山风染尽,野柿子红了山头。


途经叶厝村,小村的安逸与静好让二人决定在此借住下榻。

一个古村

一场与田园的遇见


老农人叶老根,正把锄农桑。天道酬勤人不老,年年勤耕岁岁余。一田的地瓜丰收在即,满框的收成让老农笑得合不拢嘴。

田埂边,一群小鸡悠闲踱步其间,一位老妇人,打着篮子,撒着糠料。


门楣处,一位农家少女亭亭玉立初成长,正码放着从山上刚刚采摘下来的野柿子。风干之后,便可做成柿子饼。

屋内,传出制茶声,阵阵沁人的茶香飘逸而出。


寒夜客来茶当酒,竹炉汤沸火初红。农家小院内,少女邀客入座。芊芊玉指,拨一撮绿茶入壶,烫壶的热水倒入茶盅,茶叶在茶壶内翻滚、散开,清香四溢……

神奇的茶,把宁德这个偏远的小县城和外面广大世界连接在了一起。


南来北往的岁月中,许多民间故事便在这里诞生了。今白鹤岭古道上仍在传唱的一首民谣,见证了当时物资贸易的景象:“汐头妹,岭头姨,跳鱼上去笋下来。麻竹小年没笋生,跳鱼钻土捉不来。”

一首民谣

一段千里寻夫的传说

时间快进到三年后。因叠石乡商人南郸久而未归,其妻张氏,久等心急,便从宁德娘家动身,沿着这条官道步行至福州,并将沿途地名及特征一一记录。


一日,一位到浙江走马上任的官员秦朗,他被白鹤岭的险峻与优美的风景所吸引,兴致大发,在摩崖上挥毫泼墨,写下了题跋。

此时,张氏在寻夫途中遇到了秦朗,便向他诉说起了自己的遭遇。

秦朗闻言,甚为同情与感动,漫漫寻夫路,何时才到头。为了不让张氏在寻夫途中迷路,便将沿途地名及特征编成路引歌。



宁德出城西门宫,白鹤山岭十里长;

全条岭中亭三座,白鹤岭头观音亭。

直行岭头一歇气,再行五里是弯亭;

弯亭村后是宦溪,宦溪过桥上界首。

界首叠石隔十里,中间一观名半天;

叠石街中建驿站,覆船岭下是坛亭……

由于路引歌歌词通俗,易记易唱,在罗源叠石和宁德白鹤岭三村一带曾广为传唱。

时光闪回到现代。秋日的艳阳高挂在古官道上空,那历经千年光景依然不变的石板路,仍旧闪耀着青石的光芒,而物已易,人已非。古时“茶马古道”的马蹄声、吆喝声,仿佛穿透漫漫岁月的屏障,在耳边回响。此时的古官道,远去了那些繁华岁月,像个安静的老人,满怀回忆,在梦中重演着它的南来北往。  □图/李在定 文/林翠慧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?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